第一次打tag(¦3[▓▓]
lofter的小伙伴你看好鸭
近期活在摸鱼和小卡片里

#拟兽#
是最怀念的牛郎设定_(:3」∠❀)_
私心打楚路了【被打】占tag致歉
最后附赠一个骚骚的老大

【M】记录下脑洞x

诸位对魔王X人类男孩的设定感兴趣吗!准备写魔王李捡回了人类男孩许,然后养大这样x啊应该是人类X魔王了 就是对平日里的相处日常没啥脑洞er但是类似魔女集会那样的前后对比想想就很可爱啊……或许可以让老许长大后比老李高x

ooc 小短篇 灵感来源于梗生成器
cp 白言
@猫猫松  

【感谢】25粉点梗

内个 突然就27粉了 有点小激动 谢谢各位的喜欢//
点个梗xp 评论前三
除了车以外【喂
cp限定为许言|言白言 |洛起
绘圈的旁友看到了也可以找我画画啊 画你家设定也可以——这儿只能拟兽 兽圈的
顺便 3094670445 欢迎找我玩
没人评论就很尬了 咳

【许言|起洛起】同寝室人物设定ˇ附带一篇小短文

啊只是个设定鹅已[好吧后面还有正文]
想把四个人塞到一个寝室里hhhh
不知道各位喜不喜欢—
大概会填坑?【bu】
话说你们觉的是起洛好吃还是洛起还吃啊 抉择不了er
设定后面有起洛起的一个小段 有兴趣可以试看?
——
[四人同寝室设定](无超能力)
许墨:22 理学专业 天才 专业第一 对所有人都挺温柔  专业里男女生公认的男神 (好吧已经闻名全校了)最不缺的大概就是桃花 但本人似乎对这不感兴趣。一天到晚就是在当“老师的小助手”,大概是借此躲躲迷妹。平时很少回寝室 很少睡觉 “生活中大概只有研究吧。”某同学如是说到
这次被抽到去警校交换生活 在查清警校有可以做研究的地方后也欣然接受了安排。

李泽言: 22 金融专业 又一学霸 本来可以直接继承家业但是想自己创业 毒舌 傲娇 死面瘫 要不是有张脸……(不你) 难以接近 寡言少语 虽然有钱但是不摆架子 生活一丝不苟 精细。
这次主动要求去警校体验生活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

白起:21 警校学生 因为平时训练成绩好所以还未毕业就在警局挂牌。除了日常训练还会去出任务。 从来没有缺课记录 “教官眼中的好孩子” 实干 室友说他每天早上第一个出去最晚回来 劳模 运动场上总有他的身影(莫名想笑)
这次被指定为体验生活交换生的指导。

周棋洛:20 艺校学生 小太阳 十分有吸引力 好嗓子 只是在学校留个学籍 已经出道 粉丝一抓一大把 华语歌手榜单常客 身价不可估量
这次到大学流动演出 但是被经纪人要求并安排在警校体验生活。
——
大概就这样
有很多人想看的话我会继续写。
附上一点起洛起的试写
——
[1.]
  “吱-----”
  白起推开了新寝室的门。
  作为指导员,白起非常自觉地早早收拾好东西,跑来打扫卫生。(致敬劳模)
  没想到这间还挺干净,希望那些高才生和某明星不要挑挑拣拣的。白起想到。他把行李往床铺上一甩,接着坐在了床沿上。
  “啊啊啊啊!!----”身后传出惨叫。
  “??????”白起吓得跳了起来。回头一看,床上还有个人。
  “周……棋洛?”白起感到头有点疼。
  “你刚刚砸到我了!!”被窝里的周棋洛抱怨到。
  “抱歉我不知道你来了……通知说你们中午才会到……”白起不禁打量起眼前这位明星:大概是在这睡了一晚,头发有些凌乱,居然……连睡衣都换上了。和平时在银幕上唱唱跳跳的那个周棋洛不太一样。
  “哈欠--”周棋洛揉揉眼睛“我记错日子了,昨天中午就跑过来,一直没人,就顺便在这过了个夜。”
  你这顺便到底有多顺便啊,当明星这么随意的吗。白起在心里吐槽。“哦……我是白起”白起清了清嗓子“也就是你的指导员,你可以叫我白教官。”
  周棋洛眼睛一亮“啊啊你好!这段时间承蒙照顾啦!!”他从床上爬下来。“嗯,白教官?好像不太好听耶……叫你前辈可以吗!”
  “……可以。”白起并不怎么喜欢前辈这个称呼,总感觉有些怪怪的。但看到周棋洛那张笑容灿烂的脸,就不由自主的答应了。
  大概……是不想让他失望吧。
——咳没了

【许言】李泽言从此恨上了黄鳝

by sl
购物
ooc我的
cp:许言
望喜欢
—————————————
新光百货 水产品区
李泽言站在水缸前犹豫。
面前的水缸里挤满了大大小小不下百只黄鳝,在有限的空间里不停地游走。
  没什么可怕的。李泽言安慰自己。
  就是……有点像蛇……
  ……………………
  算了,反正是用网捞。这么想着,他准备找营业员要网兜。
  “咔擦——”不好的预感。
  “实在抱歉!孩子太调皮了!”一位母亲拿着断成两节的网兜杆向营业员道歉。
  ……………………我。
  ……用手抓吧。
  李泽言深吸一口气,卷起袖子,慢慢地伸向一只黄鳝。
  就差一点了!
  “哎,那边……”许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李泽言身后,他拍了拍李泽言的肩膀,问道。
  李泽言正聚精会神地对付眼前的黄鳝,被突如其来的许墨吓了一跳,手一抖,那只敏捷的黄鳝一个摆尾,重又挤入群体中,顺便送了李泽言一脸的水。
  李泽言的眼角抽了抽。
  “噗——”许墨想笑,但是被李泽言瞪了回去。
  “抓住腮部会比较好抓。身子有粘液,容易滑掉。”许墨提醒。
  “只要……”许墨看准一只露出头的黄鳝,掐住腮部,把它扔进了塑料袋。“这样就行。”
  李泽言不吭声地看着。
  “行啦,老师教完了,学生该实践一下了。”
  李泽言看了看那堆黄鳝,咽了下口水。
  “要我拉着你的手教你抓吗?”许墨笑
  “……我自己来。”李泽言如同豁出去了一般,选了一只黄鳝,眼一闭,手一伸,也掐住了腮部。
  他有些高兴地举起战利品,正准备丢到袋子里。
  这只不死心的黄鳝虽然头被抓住,但是身子却挣扎着。
  “啪——”它缠上了李泽言的手腕。
  李泽言觉的自己的呼吸停了那么一下。
  “!!!”他下意识地甩手,却没有效果。
  李泽言感到绝望。
  他暂停了时间,把那条像口香糖一样甩不掉的黄鳝扯了下来。李泽言长出了一口气。
  回头才发现许墨早已憋笑憋的难受,肩膀一抖一抖的。
  “……喂,笑够了没。”
  “抱歉,没——哧——忍住。”许墨艰难地回答道。
  李泽言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行啦你就别抓了,剩下的我来吧。”看李泽言这样子肯定是打死也不会动手了,许墨就包揽了这项工作。
  ————————
  “把那袋东西给我吧。”许墨笑着说。
  “我还不至于连黄鳝都不敢拎了。”李泽言有些生气。
  “我说真的,没开你玩笑,分一包给我。”
  “我拎得动。”
  “乖,你空出一只手我才能拉着你啊。”
  “……”李泽言的脸又不由自主的红了。他把袋子递过去。
  许墨接过,心满意足地拉住了李泽言空出来的手。
  “哎?手上好像还有点水呢。”
                         END.
——————————
后来?据说许墨晚上只能睡沙发了。

 
 
 
 

【恋与】当他在你面前摔倒

by sl
四人X你
哈哈哈哈哈就是个不正经的脑洞
ooc有
短小
小学生写流水账
望喜欢
————————

Ver.白起
  你带上整理好的文件,出了门,一股冷风扑面而来。
  你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呀!学长你来啦。”
  “嗯,昨晚说好的,接你上班。”他一只手帮你拿着文件,一只手挽住你的腰。“飞过去。”
  “那个——”你好像有些着急
  “没事,很安全的。”白起安慰你
  他向前走了一步。
  啪叽!
  白起华丽地……滑倒了
  “其实……我想说你前面有块冰……”你感觉你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一是因为忍笑。
  二是因为你看到你写了一整天的文件如同羽毛般飘飞四散。
——————劳资的文件啊——————
Ver.李泽言
  “惨了!都这个点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电影啊啊啊啊!”你坐在李泽言的车里唉声叹气。
  “……你还知道?那你还跑去排队买奶茶?”李泽言把车停在影院门口。
  “我错了我错了!我现在就去取票!”你把手中的奶茶递给李泽言,“帮我拿下。”
  “白痴……”李泽言解开安全带,接过奶茶。
  你飞快地跑向取票机。
  李泽言也下了车,看着你的身影,不免有些担心。
  “大不了换一场看……”他叹了口气,准备跟上你。
  啪叽!
  巨大的惯性把李泽言的身子往后拉,他毫无防备,撞上了车门。
  李泽言没有注意到车门夹住了他的西装。
  你想起手机落在车里,在往回跑时目睹了全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泽言你也有今——”你突然说不下去了。
  不是因为李泽言脸色难看得可怕。
  而是因为你看到你在风雪中排队买的奶茶打翻了。
————————劳资的奶茶啊————————
Ver.许墨
  “为什么掷不到六!”你抱怨。
  “总会有的。”许墨微笑。
  你神色凝重地打量着眼前的局面,你的棋子到现在甚至一个未出,而许墨已经有几个棋子到了终点。
  你今天心血来潮,找许墨下飞行棋,许墨欣然接受,但你没想到手气居然会这么差。
  十分钟后。
  “终于——!我掷到了!”你激动地移出了一枚棋子。“咳咳……”你这次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几个小时没喝水了,嗓子有些干。
  “我去给你倒杯水”许墨起身。
  “谢谢!……唉等等——”
   迟了。
  啪叽!
  许墨踩到了你刚刚随手扔在地上的多余的棋子。
  你的视线瞬间被白色占据,许墨的大褂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姿态优美地扇动着翅膀。
  你很快就感受到了绝望。
  因为许墨撞散了你好不容易才走出一步的棋。
———————劳资的飞行棋啊——————
Ver.周棋洛
  “前面那个……是周棋洛吗?”
  “啊——是的是的——!!!”
  “洛洛——!!!!”
  没想到出门就被粉丝逮住了。你在心里想。
  你看着后面来势汹汹的粉丝群,有点慌。“棋洛……我,我们咋办?”
  “咋办?当然是跑咯!”周棋洛拉起你的手,“不过别担心,我带着你!”
  “嗯。”你的目光不经意间向下瞟了瞟。
  “!”你看到……“别——!”
  “那走吧!”周棋洛迈开脚步。
  啪叽!
  你刚刚看到周棋洛的鞋带散了。
  现在,追上来的粉丝和你都定格了。
————这几天的头条都是洛洛了————

洛洛这个实在想不到怎么对称————只好破队形了

 

 
 

许言 醉酒告白梗【零点新约】

  by sl
  是貂貂同学点的梗(于是老李天天喝醉233)
  小学生作文
  CP:许言
非常欧欧西
双向暗恋设定
听说产粮会变欧【小小的】
我氪爆许言 耶

“嘟---嘟----”手机响了,许墨从书上移开视线。
  ……李泽言?
  许墨有些惊讶,不知道这位总裁今天抽什么风给他打电话。
  带着一点看热闹的心情,许墨接了电话。
  “喂?是我。”
——————十五分钟前————
  李泽言从人声嘈杂的大厅中穿过,步伐有些摇晃。
  “好吵……”
  站在门口,他随手拦了一辆车。
  他坐在车上,望着车窗外的灯红酒绿,看到街上人们因新年将近而喧闹着,心头莫名升起一片失落。这本不该属于他的情绪,今日确怎么也甩不掉。
  李泽言感觉自己的头开始隐隐作痛。
  ……不该喝这么多的。
  李泽言拿出手机 ,准备给魏谦打个电话,让他准备下明天的日程。当他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打给了许墨时,对方已经接了电话。
  “喂?是我。”
  “……”李泽言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很简单,解释一下自己打错电话然后挂掉就好了。但做这些的前提是李泽言清醒着。
  “在吗?为什么不说话?”
  “嗯……我……”李泽言有点想打自己,我在干什么?快挂电话啊?你难道准备找他聊天吗?
  “出事了吗?你的声音有点怪。”然而人类科学家许墨表示我早就听出了什么。
  “喝了点酒。”车停了,李泽言下了车,往家走。
  “有人送你回家吗?注意安全。”
  “没人……我到了。”
  李泽言拿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却被一阵突然上涌的醉意弄得晕眩。
  “框——”李泽背撞在了门上,单手扶住门边,才不至于摔倒。
  “……你没事吧?”电话那边传来许墨有些焦急的声音。
  “没……站稳。”李泽言吐字有些困难,他想开门,但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钥匙对准锁孔。试了几次,他打不开门,也不想开了。
  李泽言感觉自己有些崩溃,被酒精支配的大脑完全不听指挥,无奈,他决定不再逞强。
  “额,许墨……我打不开门了。”
  许墨有些懵,李泽言何时向别人示弱过?
  “马上到。”许墨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注意到嘴角的勾起。他拿上外套,匆匆出了门。
  “嗯。”李泽言靠着门坐下 ,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没用。
  冬夜的寒风灌进楼道,有些冷。
  李泽言感觉头疼好像加重了,他从未如此失控过。
  电话中又传来许墨的声音。
  “别乱动,就快到了。”
  李泽言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冷。”
  许墨心头一紧,加快了脚步。
  “别担心,我来了就好了。”
  许墨温柔的声音似乎有着特殊的魔力,李泽言感觉不是那么难受了。
  李泽言隐约觉得有什么话要对许墨说 但他突然想不起来了。
  许墨已进了小区,发现那头安静了好一会儿。
  “还在吗?”
  李泽言觉得许墨有点吵,他拼命地思索自己到底要说什么。
  好像是很重要的事……快想起来了。
  许墨看到了坐在门前的李泽言。
  嗯……有点像一只猫,一只狼狈的小猫。许墨想到。
  五秒。
  许墨走向李泽言。
  四秒。
  李泽言抬起头,望了望许墨。
  三秒。
  许墨准备扶起李泽言,他倾向了许墨。
  两秒。
  我好像是要说……
  李泽言整个人的重量压向了许墨,把头枕在了许墨肩上。
  一秒。
“我喜欢你。”李泽言轻声说到。
  想起来了。
  零。
  十二点。
  “你……刚才?”许墨有些恍惚。
  李泽言别过脸去,但还是被许墨捕捉到了一抹红色。
  真可爱啊。
  “看着我。”许墨的声音温柔的像棉花糖。
  李泽言转过头来,但还是不敢看许墨。
许墨哑然失笑。
李泽言有些恼怒,“笑什么。”
  下一刻,许墨吻上了李泽言。
  “我觉得,这句话还是我先说比较好。”           
                      END.

———————————————
不行了小傲娇真可爱。

【许言】啃脖子

by sl
首次发文
OOC属于我 老许属于我
同居设定
短小
希望喜欢!
__
当李泽言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白兰地时,他看了看手表。
十一点了。
李泽言打开卧室的门,果然,某人依然在电脑前工作着。
李泽言稍稍有点不爽,他就没听过我的话吗?好像确实在早睡这件事上许墨就从未听过他的话。每次都用各种理由回绝李泽言的要求。除此之外……李泽言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句话:要工作还是要我?天呐,他摇了摇头,把这可怕的想法甩掉。
李泽言坐在了许墨边上。
“十一点了。”
“嗯…………?嗯…………”
“该睡觉了。”李泽言提高了音量。
“等我写完这个项目,可以吗?”
说完,许墨伸出手想揉揉李泽言的头发。
李泽言不满地挡住了许墨的手,许墨也没说什么,回头又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李泽言叹了口气,决定就在这待着,免得某人通宵不眠。
------------
李泽言已经喝完了整整一瓶白兰地 ,但许墨仍没有要睡觉的意思。
“咝----”好像喝的有点多,李泽言微微感到头疼。
“怎么了?”许墨侧过身来,看见空了的酒瓶,瞬间就明白了。
“好了好了,别喝了,我陪你去睡觉,好吧?”他凑向李泽言。
李泽言有些恍惚,许墨身上传来雨后青草的气息,他睁眼看了看许墨,正准备教训他,但一看到他那张温和的脸,就怎么也气不起来。
李泽言的目光微向下移,印入眼帘的是许墨修长的脖子。
不得不说,他的脖子真的很好看啊。两侧的美人筋伸展着,一直延伸到锁骨,线条流畅而又柔和。
“李泽言?你还好吗?”
许墨的喉结随着声音上下浮动,更增添了几分吸引力。
醉意上涌,像被鬼神差使地,李泽言的一只手搭上许墨的肩膀。
“?”
这样的脖子,真让人想……
“啾”
亲上去啊。
空气凝固了。
还是许墨先反应过来,他轻笑了两声。
李泽言到是被吓清醒了,忙不迭地重新坐好,耳尖红红的。
“咳……我刚刚……刚刚想站起来,重心不稳……就……!”
许墨用一个吻驳回了李泽言的谎话。
他在李泽言早已红透了的耳边说道:
“我知道。”
------------------------
许墨全程:“可爱想日。”
李泽言:“滚。”